休息室离他有300多米的距离,他必须得加快步伐,因为13分钟后将有另一趟动车D1794抵达他工作的站台。他的工作则是负责站台上旅客上车和组织下车旅客安全出站,像“管家”一样繁忙。

说起当时发生的一幕,俞某至今都无法想像,为了那一次争吵,竟然会下狠手,他一直说自己当时并不是要故意对妻子下毒手,当时只是想制止一场争吵,结果却掐住了妻子的脖颈。因为深夜吵醒了她,妻子哭闹起来,并踢踹、拍打俞某,俞某试图安抚她,但妻子并未消气,这让俞某怒不可遏。